Archive for 11月, 2010

給下一輪太平盛世的「政治」備忘錄 —民國百年是個起點

資深媒體人 唐湘龍
「給下一輪太平盛世的政治備忘錄」這題目,是我借用知名文學家卡爾維諾,寫的一本小書《給下一輪太平盛世的備忘錄》。為什麼叫做政治備忘錄,因為對兩岸、對全球十多億的華人來說,政治非常的重要。相信各位對政治都有一定的關懷,但以台灣的政治環境來講,許多人長時間對政治的嘲弄、不屑、漠不關心,卻自以為高級,這樣的問題反而才是對台灣最大的傷害。
國慶日十月十號是慶祝辛亥革命成功,而廣州起義離辛亥革命也不過半年而已。黃花崗七十二烈士,這八十幾個人裡面,有很多人生平、姓名不可考,但就考的出來的這幾個人,卻多半是喝過洋墨水的海歸派,是菁英中的菁英。以當時中國之貧困之貧窮,要是當時這些人稍微狡猾點,不選擇做拋頭顱灑熱血的工作,以他們在當時的背景能夠放洋留學,以他們的身世、學識,如果他們當時想要躲在後頭,只要能夠過得了廣州之役,他們日後肯定飛黃騰達,但他們卻願意傾巢而出,犧牲生命。如果沒有他們,哪裡會有現在的我們,如果我們試著回到當時的時空情境裡,去想想當時那批年輕人,再想想現在的年輕人,以歷史的情懷,以及歷史縱深的關鍵,現在的年輕人明顯是不夠的,這對台灣是個危機。
最近智利礦坑的事件,讓我想到很多。智利是離台灣最遠的地方,國民所得只有台灣的一半,但事件發生後,全國上下一致,官員、總統都站在前線。當這三十三位礦工被救出來,你可以看到總統哭、總統夫人哭,大家一起迎接唱國歌。我常常在想,要是這樣的事件發生在台灣,會是怎樣的情況。我可以假設幾個狀況給大家聽:第一,陷在地底下的就會分為藍綠兩派。在僅有一點點糧食情況,要活兩個多月,一定要有非常嚴格地控管和領導,卻因為分為藍綠兩派,雙方鬥得你死我活,能不能撐過?這很難說。第二,要是他們能活到被發現的時候,可能還會發起靜坐抗議,會要求給予多補償,要我們答應各種條件,不然端個架子就不出來了。再來,在救援的過程中,一定有一堆議員,天天在現場周圍開記者會,指責「這不是天災,是人禍」,會批評執政黨的無能等等。
台灣媒體分藍綠,深綠的媒體三立,最有名的節目是大話新聞,這個節目每天播兩小時,我常會揶揄他們其實只要播一小時就好,因為兩個小時之中每天都會花一個小時問「這件事馬英九難道沒有責任嗎?」這是台灣的風氣。智利是一個南北狹長的國家,從南到北四千多公里,台灣從南到北四百多公里,卻還能分兩到三個國家。台灣是個過度強調內部差異性的國家,常會有人說我們高雄和台北就是不一樣,你們以台北人看天下。但當這三十三位礦工被救出來後,他們卻能用相同的語言,唱著相同的國歌。假設發生在台灣,恐怕還會有人質疑:「這個救難機器是中國製的,我們不可以用」。就算是放煙火,也會有人說中國製的煙火不能用,但現在要買到不是中國製的還真的很難。好像在台灣只要沾到Made in China就是一種不光彩的事情,這是台灣另一種的變態。
最近這幾年,馬英九到底做錯了什麼?如果我們把馬英九當個孩子好了,他品學兼優、人品高尚,不偷不搶,且政治路線正確,各方面都很優秀,只是偶爾講錯話,做錯點小事,我們需要把他給掐死嗎?需要用不成比例的方式去否定他這三年的作為嗎?我認為馬英九確實有失敗的地方。馬英九上任之後,想藉著他七百多萬的選票,去化解台灣藍綠對立的情形,然而走了三年,徹底地失敗,台灣至今為止仍未具有和解的氣氛。台灣的意識型態強烈,前面即便有亮光,也不願意朝著出口走。目前泛藍的路線就是一個對的路線,是那亮光,但我不懂,藍軍為何不把泛藍的路線講清楚。我曾向藍軍的高層建議:「有必要為政治做準備,因為政治的準備就是思想的準備,這是台灣最關鍵的準備。」藍軍在選舉時總是挨打的多,除了因為藍軍比較溫和外,就是因為不敢講清楚自己的路線。我個人認為泛藍最核心的路線有以下幾點:
第一,必須很清楚告訴台灣民眾和中國:「我的憲法就是一個中國的憲法,堅決朝著中國統一的路走。」任何一個民主憲政國家翻開憲法的時候,都應該要承認憲法的精神,並以這個憲法為目標。除非這個政權被推翻了,否則這個國家的領導人,都必須很大聲地講「我依據憲法給我的職責,帶領國家往統一的方向走」這是最基本的!不管你的意識型態為何,現在的憲法就是一中架構的憲法。
第二階段就是要先有一中架構,依據一中憲法,才能談九二共識。對岸基本上也相信有了一中的架構,九二共識才談得出道理,才能談一個中國各自表述。因此藍軍要大聲地說自己的路線是唯一的正確路線,是追求民主統一為目標,而這個統一是建築在人權、法治、自由、民主之上,是民主統派。目前在一中的架構下,走到兩岸的九二共識,我們享受了各種經濟的紅利,之後既然要和對岸統一,就非把道理講清楚不可,我們要自由、民主,要法治、要人權,台灣生活在這個地方,一張桌子四張腳,每支腳都要很紮實。
最近劉曉波得諾貝爾和平獎,大陸方面全面封鎖新聞,綠營就開始抨擊馬英九應該表明態度。事實上總統府第一時間就發表了聲明稿,肯定劉曉波對中國民主作的貢獻。隔一天後,馬英九在國慶聯歡晚宴前也做了談話。但綠營卻還是質疑馬英九動作太慢,膽子太小,隔了一天才敢講。但到今天為止,全世界要求釋放劉曉波的國家領袖不超過十個,而這十個裡面有九個都是歐美國家,全亞洲只有馬英九敢講,連日本都不敢講,馬英九做錯了什麼?過去三年,兩岸關係非常緊密,很多人認為藍軍是在靠大陸過日子,國民黨怕共產黨,但以剛剛所舉的例子,各位有沒有想過馬英九為民主、自由、法治、人權已經站到最前線了。也許有人會說如果民進黨執政,民進黨講話一定更大聲、更兇狠。但2006年,大陸民運人士魏京生在民進黨執政時來台,民進黨黨內高層沒有一個敢見魏京生,這叫做大膽嗎?我一個好友曾問過當時的行政院院長游錫堃為何不接待,游錫堃老實地回答說不想得罪中共。但馬英九不怕得罪中共嗎?我敢說我們當然敢得罪中共,只要我們堅持我們的民主、自由、法治、人權,我們就敢得罪。
中國大陸非走政治改革道路不可,等到有天雙方差距拉的很近時,其他方面就交給人民抉擇。藍軍比綠軍更具優勢的是,藍軍能對北京做政治立場的表達,我們追求統一,不是要分家,是為了這個家好,為達到中國最大的幸福,就要把這些標準都要求到。若要跟北京談「獨立」,你跟他談什麼北京都不會聽。統獨的問題只有一個原則,談「獨立」他一定和你戰到底。中國現在的意識型態,民族主義沒什麼討論空間,但在同一個民族主義的標準上面,要追求更高的民主價值,我就敢很大聲地講。劉曉波事件是一個很好的開始,到底中共能不能接受一個民主統派,這是一個很好的測試。民主統派敢質疑中共的人權標準,質疑中共的法治、新聞、民主、自由都是玩假的,甚至不惜每年發佈中國大陸的人權報告書,如果北京能吞下這口氣,我認為中國的希望來了。但要是連我藍軍用這種態度,你都不能接受,不是在變相鼓勵台獨嗎?民主價值是我們安身立命的本錢,這政治本錢是將來所有中國人都要追求的!
我希望藍軍,馬英九應該要有個積極的態度-扮演中國的反對黨。台灣的執政黨就是中國的反對黨,就像劉曉波事件,我以一個中國的反對黨不斷地提出質疑。也許綠營會揶揄我們自甘做為中國的反對黨,但要當共產的反對黨並不容易啊!在中共執政時代要有一個反對黨是多麼困難的事。台灣只有藍軍可以做中國的反對黨,只要有一天執政黨作的不好,中國的十三億人口相信台灣的執政黨作的好,不會講一套做一套,有一天國民黨就會成為中國執政黨,那時候作中國國民黨才有意義。這也許不是幾年就會發生的事,但我們可以等,因為這條路是對的。我們觀看歷史這條長河,中國人每一千年強大一次,每一千年幸福一次。一千年前是中國的唐朝,再往一千年前是中國的漢朝。歷史學家湯恩比說過,如果他可穿過時光的隧道,他最想生活在唐朝的長安城,因為那是文明史上最自由、最燦爛的時代。那就是貞觀之治。我們如何去把握那個時代?今天北京仍不敢否認普世的價值,那是因為台灣的中華民國是個例子,是中國人追求民主、自由等基本普世價值的最高標竿,這個標竿是我們的堅持,是我們的價值,我們要繼續走下去。
我們談一下五都選舉好了,高雄是綠營的基本盤,即使楊秋興叛黨而出,陳菊的贏面還是比較大。但有些事即使選舉後不會改變,將來一定要改變。高雄這二十幾年來房地產是不動的,一個房地產不動的城市絕對有問題。但為什麼台北房地產飆?台北的房地產飆,連帶新北市也漲。過去三年全台地方縣市只有台北市和金門房地產指數大漲,台北的房地產大漲是因為大三通,金門則是因為小三通,這是相當簡單的道理。我們不是要藉著和大陸的友好來讓大陸人炒作房子,只是要開放,既便是藍軍選出個笨蛋、白癡當市長,躺著都不做事,都比綠營選出的市長要好的多,要幸福的多。因為意識型態的綁架,明明知道我們被困住了,前面有亮光卻不往那個地方走,那就是意識型態。二十年前,高雄和台北兩市的房地產的價格只差兩成,但今天卻差五倍,高雄為何會變這樣子?難道高雄地理環境不好嗎?台灣的歷史發展是從南到北,1895年,日本來台後,所有重要的建設都擺在南部,那是因為高雄是經營整個大南洋非常重要的城市。過去一、二十年的發展,特別是在亞洲的發展,國家的重要性下降,城市的重要性上升,城市越來越重要,所以五都的選舉相當重要。高雄不應該是現在這個樣子,日據時代日本把重工建設、港口擺在高雄,還蓋了當時東南亞第一大水庫-烏山頭水庫,高雄地理位置非常的好。今天的環境,高雄的地理位置仍是空前的好,我告訴過黃昭順,2010年最新的世界競爭力評比,台灣從23名上升到第8名,是這項評比以來進步最多的國家。這其中前二十名除了歐美國家以外,其他的國家都在高雄附近,台灣第八名,馬來西亞第十名,新加坡第一名,香港第二名。亞洲的股市裡面,泰國、菲律賓、印尼等南海周圍的國家,都紛紛創下金融風暴後的新高。我和黃昭順講說南海時代到了,就像過去東海時代造就日本、南韓、台灣以及中國沿海城市的發展。未來的十年高雄要是不開門,會錯過亞洲最好的時代,就像過去十年,台灣錯過亞洲最好的發展機會。我不知道黃昭順聽懂沒,但眼前的情況她不會贏,高雄要怎麼辦?這是高雄市民的選擇。我也和楊秋興說過,只要陳菊下來,四年之後高雄市房地產就要漲一倍。現在高雄不但外資不來,連內資都不來,鴻海、台塑等台灣大企業最大的投資都在大陸和東南亞。把內湖科學園區當作投資大陸最大的部位,但要投資東南亞不把總部擺在高雄是不對的,所以說市長的影響是非常大的。一個在八八風災之後,在政治的傷口上灑鹽,食髓知味之後,要去辦熱比婭影展,在時間點上充滿了政治上的惡意,挑釁味道非常濃厚。在台南,張銘清來的時候故意要去推人家,還說是他被樹根絆倒,這些城市那種不友善的感覺,人家當然不會去,南北的差異當然越來越大。五都選舉高雄和台南要翻盤的機會微乎其微,但要是北三都要是輸掉任何一都,兩岸關係都會起非常大的變化,過去三年一些正向的改變都可能會消失。
相對於中國大陸而言,台灣的生活是比較好的,尤其是台北。我很喜歡台北,生活在台北真好。我到上海、北京等一些城市,在生活有很多跟不上台北的,像在上海連乾淨的水都喝不到,我有些朋友在那裡連洗澡水都用買的。雖然上海的地緣位置非常的好,是長江的總吞吐口,只要政治力量不伸進上海,上海每隔二十年就證明它是世界級的城市,但上海的環境不會比台北好。台北有翡翠水庫,水又便宜又乾淨;台北的房價就算再高,以國民所得的購買力來算,台北的房價比上海、香港都還低啊!最近這波房價你以為是誰炒的?台灣人只是供應而已,回流的台商是其中之一,港資、外資,我相信可能也有中資,但那是因為他們都真正看到台北的好。像台北這種經濟水平的城市,一塊美金可以吃早餐,兩塊美金可以吃中餐,三塊美金可以吃晚餐,甚至要奢華點,花一百塊在國軍英雄館在現在我們這個地方吃buffet也ok啊!你可以用相當低廉的生活支出,過相當高品質的生活,這是台北的優勢。
不過,真正台北的優勢是台北的生活人文關懷,像是明華園、雲門。甚至三十年前從鄧麗君的那個時代開始,只要誰是在台灣最紅的歌手、演員、作家,他就是在華人世界裡最紅的。台灣是流行品味的領導者,台灣人在決定今年華人世界要流行什麼,要唱什麼,要看什麼,甚至要吃什麼,這是台灣的驕傲,但我們看到了嗎?我們有珍惜這樣的驕傲嗎?特別是在藍軍裡面,充滿了失敗主義,是命定的,是在骨子裡面,不該輸的都會輸的。有沒有人可以改變這樣的失敗主義,好像稍微有點外在的挑戰,就覺得打不過人家,快要完了,捲鋪蓋就要跑了!我們有沒有珍惜手上的東西?你知道藍軍創造了多少東西,在這三民主義的實驗基地。在今天,即使不談三民主義,我認為台灣是中國人復興的基地,是中國人文藝復興的基地,是中國民族復興的基地,我覺得台灣當之無愧啊!怕什麼!把這個當作是自己的相信,把這個相信當作是自己對神的信仰一般,你知道你是對的,你為何不敢說?你知道這是中國人要走的路,你為何不敢大步地走上去?
政治、軍事的對抗,對台灣來講絕對是不利的,今天講的政治備忘錄,請記得一件事情,中國的歷史從秦漢以後,把政治中心擺在江南的王朝,第一個是南宋,第二個是中華民國。其他的不是偏安,就是僅有很短暫的小政權。南宋雖然對外是個求和的態度,不像漢唐有非常強大的文功武略,但卻是中國文化史上最輝煌燦爛的年代。從中國的歷史長遠來看,南北對抗的時候,南方從來沒有贏過,都是被北方所消滅的。政治、軍事的對抗,南方注定會吃虧。南方比較富裕、偏安,不喜歡捲到戰亂裡面。目前台北相對於北京而言也是南北對峙的局面,台灣在面對北京,軍事對峙絕對是不利的。中國的大歷史裡,所有軍事行動都是從北往南打,都是北方修理南方,只有一次從南打到北方,而且成功的,那就是民國15年的北伐。只有那次從廣州打到北京城裡,這說明了只要南方有非常強大的精神意志在裡面,是有機會的!而且這是中國歷史裡唯一的一次,不需要再透過武力。
我不知道中華民國有沒有下一個一百年,既使沒有也無所謂,但我覺得一百年之後能夠主導中國人價值的,一定是我們今日在台灣感受到的一切價值。不管將來的變化如何,這個價值就在於這裡感受到的一切美好,希望將來所有的中國人都能感受到,謝謝大家!
發表於2010/10/15華僑救國聯合總會舉辦
之第58屆華僑節慶祝大會

第10屆河洛文化研討會 4月台北登場

僑光社/台北 2011年4月15日至17日,「第十屆河洛文化學術研討會」在台北市劍潭青年活動中心召開。自1989年首屆「河洛文化學術研討會」在河南洛陽拉開序幕以來,這是首度在台灣舉辦,期待能增進兩岸文化之交流,促使兩岸和平發展。此屆研討會由中華僑聯總會與中國河洛文化研究會共同主辦,以「河洛文化與台灣」為主題,目前已有兩岸三地與海外等百多位專家學者,針對河洛文化與台灣文化、客家文化、海外華人文化、宗族姓氏及文創產業之關係來稿,會議中也將邀請兩岸的專家學者針對台灣、客家文化與河洛文化的淵源發表學術演講,預期將會有一場難得一見的兩岸學術交流活動。
會後,4月18日至24日並安排考察台灣重要河洛文化之古蹟與景點,如客家傳統村落、民間信仰廟宇(開漳聖王廟、媽祖廟)等作參訪及交流活動,對有志於河洛文化研究與了解台灣傳統文化的學者專家及相關業務人員,將有極大的意義與啟發。
尤其產生於夏商周三代,以中國古代以河(黃河)洛(洛河)地區為中心形成的「河洛文化」,作為中國傳統文化的重要源頭,對各種地域文化皆產生深遠的影響。不僅推進了中華歷史文化之進步,於促進民族文化融合進程中也發揮了重要之作用,在港澳臺地區和海外華僑華人社群文化中更有著廣泛影響。今中華民族在海內外崛起,不僅是經濟的崛起,更是文化的崛起,因此要發揚中華傳統文化,就必須深入研究河洛文化的起源及播遷,而第十屆河洛文化研討會在台灣首辦,更具有文化播遷之意義。研討會報名方式等細節,請參考僑聯官方網站(http://www.focat.org.tw/blog/),歡迎各界共襄盛舉!
傳統現代 創新再見
中原文化 台灣呈現
會議日期:2011年4月15日至4月17日
會議地點:劍潭海外青年活動中心(台北市士林區中山北路四段16號)
實地考察:2011年4月18日至4月22日
主辦單位:中國河洛文化研究會、中華僑聯總會
協辦單位:
會議對象:關心與研究河洛文化淵源與傳揚的海內外專家學者
會議主題:河洛文化與台灣
相關子題: 1.河洛文化與臺灣文化。
2.河洛文化與客家文化。
3.河洛文化與海外華人文化。
4.河洛文化與宗族姓氏傳承。
5.河洛文化的傳承與發揚。
6.河洛文化與文化創意產業。
報名方式:
請於中華僑聯總會(http:// www.focat.org.tw)網站,下載報名表。寄至
E-mail:heluoculture@gmail.com
地址:100臺北市重慶南路一段121號7樓之16
傳真:+886-2-2375-2464
洽詢電話: +886-2-2375-9675轉13
報名日期:即日起至  3月 21 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