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驚心:疫情中的換房經歷

0
136

  (中)
  三月十九日中午,在我已經完全放棄對買家的幻想,並著手第二步打算時,經紀忽然告知,買家決定當天下午辦過戶手續。後面猜想,應該是那日突升的利率讓買家下定決心。房價因爲疫情是否會跌還是未知數,但幾十年難得見的低利率卻很有過了這村就沒有這店的派頭。

  簽完合同我們長舒了一口氣,開始禱告新房子過戶順利。疲憊不堪地回到家時發現小兒子臉紅紅的留著汗,也沒太介意。以爲是氣溫突然升高所致,趕緊開了空調,心思都在房子上,對孩子是忽略的,想著他們在家不出去應該不會有事情。

  晚上小兒子臉紅得更厲害,有些發燒還開始咳嗽。每一聲咳都牽動著我敏感的神經,我被這些咳聲給攪得魂飛天外。我不確定孩子究竟是怎麽了,從瞭解各地處理類似症狀的資訊來看,留傢隔離觀察是目前最好的處理方式。

  哄騙兒子喝下退燒藥,我抱著他,是萬般感受湧了上來,也是萬分後悔一衝動去換房子。如果孩子是自己疏於照顧而染病,那我肯定不會原諒自己。這也是我不顧一切不跟孩子保持必要距離的根本原因,想著如果真有這萬一,那就讓自己和孩子一道承受。

  感謝上帝,小兒子只是有點感冒,兩天後根本不發燒,以往不是半個月至少也要十天的咳嗽也奇跡般沒了影蹤,恢復了往日的活潑調皮。連著幾日的不眠不休,卻讓我連睜眼的力氣都沒有,我整整睡了十八個小時。

  一覺醒來,發現世道全變了。新冠肺炎的確診人數爆增。我住的郡宣佈居家令,就是非必要不許外出。這一棒打得我不知方向,律師樓還上班嗎?過戶手續可以辦嗎?搬家算不算必要的活動?搬家公司會來嗎?如果這中間一步停滯,後果都不堪設想。

  不過擔心歸擔心,事情還是在按正常發展的進行著,只是似乎大家都不約而同變得馬虎。新房子交接前的檢查我發現了一些問題,但還是抱著只要如期交房,其餘都是小事的心態而去忽略。(結果直接導致住進去後根本無法找到人來處理的局面。)每天突飛猛進的患者和死亡人數讓人們感嘆活著就是最好的,剩下的什麽也別想。我也期待這樣,可是換房的事情走到現在也沒退路,只有一步一步往前推進著。

  這中間老父在大陸因病入醫院,關鍵時期醫院的食堂都不開放,家裏的鐘點工阿姨由於各地封城的緣故早就沒來上班了。可憐前年才動過大腸癌手術的高齡老母親堅持每日家裏做好飯,打的士去醫院陪護。身在海外的我鞭長莫及,深感內疚,幸好高中同學是老父的主治醫生,一路愛護有加。父親幾天後身體好轉也終於回到家中。只是這一圈下來,我身心疲憊異常。

  那段時間利率一直往下跌著,簡直跌出了史無前例的新低。我以爲可以搭上順風車,和貸款那邊聯係可否按照市場給予優惠,貸款經紀態度很好,說雖需要請示上司但應該可以的。我便安心地一廂情願幻想著好消息,結果事到臨頭,對方不僅告知利率不降還説暫時無法審批,需要跟我們的舊房子抵押銀行再確認一些事情。本來極其簡單的操作,卻因爲疫情,銀行的作息時間也變動,一個電話需要等上幾個小時接通也亂了套。我心急如焚也無濟於事,除了等待和禱告。

  磕磕絆絆到了新房辦過戶手續的日子,三月二十七日按照約定的時間,我們興沖沖來到律師樓。門都沒讓進去,站在停車場,幾分鐘簽完了買房合同,倒生出幾分蒼涼的喜感。這個時刻,形式不重要,盼望著趕緊拿到鑰匙,我還千辛萬苦地約了裝網絡的師傅,(因爲是新地址,好些傢公司沒有服務,又因爲疫情,選擇時間也不可以隨心所欲)也想著先把一些重要的東西搬過去。 一環緊扣著一環,不能疏漏任何一環。

  可左等右等,大半天過去,遲遲沒有音訊,先生等不及已經回去上班。 我不知所以不曉得發生何事,幾經追問,才得知新房子有個什麽登記要拿到郡政府審批許可,不然他們沒有權力把鑰匙交出。

  烈日下,站在街頭的我不知何種言語形容合適?這是週五的下午三點多,下班時間疫情期間為四點。 新消息公佈週一開始律師樓也不上班,週一還要把舊房子交給買主。如果我拿不到鑰匙,我們怎麽辦?流浪街頭嗎?正常程式簽合同之前這些不是應該到位的嗎?爲什麽這些莫名其妙匪夷所思的事情都集中發生在我身上?我亂了分寸慌慌張張地給工作人員解釋將會遇到的麻煩,工作人員說理解可也只是讓我去等。 電話同時不停地響,是約好了裝網絡還有裝有線電視的師傅

  仿佛一個世紀那麽漫長,終於聽到律師樓工作人員的天籟之音,讓我去拿鑰匙。雖然事情和期待的有亂套之感,我還是喜極而泣。太陽那刻開始西斜,這一切終於終於快要結束,我們終於終於算是要給換房劃上了句號,曲折但終算圓滿。

  誰知這只是告段落,還有更多的意想不到等著我們……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