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淌過美國的大學校園

0
162

  這位資深教授用一長串的「不要」,所表述的核心意思其實不是真的去把網課都「搞砸」,而是提醒我們要充分體諒學生們以及他們的家庭,在這個非常時期裡可能面臨的實際困難。作為他們的教授,「你更應該是一個最好的傾聽者,盡量為他們提供各種説明。」 Maximou教授最後總結。「當他們能夠專注於學業,你的課程對他們來說很重要,但現在不一樣了。請不要覺得你或你的課程被輕視,將來他們找你寫畢業推薦信的時候,不要因此給他們穿小鞋。」

  我對「停課不停學」只不過是將課堂轉移上網的想像,被這篇文章徹底顛覆。再一次意識到,一個教授的職業責任感誠然立足於「教書」,卻絕不能僅限於「教書」,更在於説明和引導學生們,去應付複雜多變的現實世界。面對如此嚴峻的疫情壓力,不能企圖去簡單照搬傳統課堂裡的教學方案和要求。

  幾乎同時,全美國高校智慧檔案管理系統Interfolio也推出了馬裡蘭州Loyola University 的教育管理學教授Roman Goings的一篇文章,他面向全美高校同事呼籲的內容也是一樣的主題。「那些被迫離開校園,被迫和他們的同學好友以及所有人’保持社交距離’的學生們,可能會焦慮,可能很累,可能在他們父母的家中無所適從,」他說。 「請適當降低你的課業要求,這個時候,你的學生不需要你誨人不倦。」

  當晚,我回到「黑板」系統,把13號標註的那些缺席和零分去掉,通知這幾名學生延長那一次課堂作業的提交時間。前幾天的糾結和焦慮解開,心裏輕鬆很多,處理餘下的教學素材的思路反而活泛起來了。

  3月16日,我們學校所有課程完成上網轉移。到晚上,新澤西州長宣佈該州各級校園強制關閉,我們的校園當然也在其中。過去一周裡堅守崗位的行政人員都改為網上值班,學生宿舍也要全部清空了。原定只有一周的停課時間延長,這個春季學期餘下的教學活動都將在網上進行。

  此後數天裡,紐約州的確診人數直線飆升,成為全美國不僅病例最多,而且數量上遠遠超過其餘各州的重災區。新澤西緊隨其後,情況也一點兒都不樂觀。到3月24號,紐約州的確診病例已有25000人,死亡人數增加到210人;新澤西州確診3675人,死亡44人。下午,我們院長發起全院教授網路連線會議。和過去任何一次會議都不一樣,這一次沒有預設主題,只是針對現狀,讓大家交流應急經驗,發現並解決問題。

  全院的教授到了一大半,我的電腦螢幕上各種膚色發色,各種口音,男男女女上百個人頭。讓我覺得慶幸的是,至少在眼下看起來,不僅我自己和我的學生們是安全而健康的,同事們和他們的學生們也沒有人被病毒感染。此時,我自己的網課已經講過好幾次,完成了期中考試,我和學生們都漸入平穩而有規律的在線交流,所以並沒有什麼具體的疑問,只是安靜地聽著大家發言。

  和普通的課堂相比,網課中師生之間、學生彼此之間的互動效果大幅度減弱。教授們課前準備、上課講解、課後答疑,每一個階段的環節都碎片化了,佔用的時間比平時多得多,可是沒有人訴苦,沒有人抱怨。一個個舉手發言,有條不紊,全是關於網路施教過程中的課堂管理、師生互動、階段性習得檢測手段等方面的話題。最讓我吃驚的就是老Donald教授了,他居然說:

  「如果有必要錄製講解內容的話,網上的專家們都介紹說每一次音訊不要超過5分鐘,但我發現學生們完全可以接受更長時間的音訊。20分鐘肯定沒問題…… 嗯,使用視頻的話,YouTube 有自動生成隱藏字幕的功能,對我們這些文科課程特別管用……」

  我瞠目結舌。一個犯罪心理學老教授的智商可不是開玩笑的啊,說學會就學會了! 當疫情猝不及防地淌過我們的校園,也許網上授課很難達到線下真實的課堂裡,教師與學生們面對面的綜合效果,課業的要求或許必須適當降低,但我們的師德並沒有打折扣。又或許,當病毒迫使我們以「停課不停學」這麼極端的手段去應對,到後來會激發起一部分師生探索虛擬課堂的熱情,反過來促使軟體技術迅速更新,為教育資訊化、普惠化的發展大大加一把油呢?

作者簡介:
江嵐博士,加拿大籍。現執教於美國高校,業餘寫作,已發表各類體裁作品逾兩百萬字,短篇小說、散文、詩歌曾先後多次獲獎,代表作品被收入海外華文文學選本計39種。出版有短篇小說集《故事中的女人》,長篇小說《合歡牡丹》。編著「新世紀海外女作家叢書」十二冊。現為北美中文作家協會副會長兼外聯部主任;加拿大華文學會副主任委員;海外女作家協會終身會員。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