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千名園夢憶,何勝慨然

0
105

巴西僑胞 許啟泰

  1989年4月巴西摩喆市因興修水庫,張大千八德園將成澤國,致毅兄與我曾先期前往察看,一片荒蕪,滿地狼藉,無人聞問,當時攝有大量珍貴照片,今又經鄭理事長傳示重睹,名園夢憶,何勝慨然。

者攝於大千手書五亭湖刻石旁,四周均植落羽松,秋後霜葉極美,但巳砍伐零亂,其後為湖畔五亭之一的夕佳亭,該刻石後經巴西熱心僑胞李伩祥自費搶救並轉運回臺,贈與故宮,現置南院大千石園。
八德園大風堂之裱畫室,後牆巨大裱板上,仍能看出當時上下板之眾多紙痕,工作桌上更是一片零亂。
據說先至者在其中曾檢到乾隆內庫紙,澄心堂紙,與大千特製青瓷大風堂軸頭等多項珍貴物品,其旁斜靠一箱,為大千當年從香港移居南美時訂製之貯畫箱,有英文張大千教授字樣,並列編號,因收藏貴重,極精工,後經阿根廷,巴西,美國至臺灣, 現藏於摩耶精舍貯物室,此二至三箱,為當時藏於八德園密室中,並未攜走,原因不詳。後被入侵者發現,哄搶一空,空箱則棄置於廢室中,今已亦不知所往。

補充:張大千於1950年代與家人和弟子一道從阿根廷搬來巴西,居住近二十年。

20世紀60年代,張大千在巴西居住期間,其「潑墨」、「潑彩」的技巧日臻成熟,打破了中國畫傳統的嚴謹性。受唐代畫家王墨的啟發,他將水墨或顏料揮灑在紙上,用毛筆對造型作渲染,將那神秘莫測的青綠、赭石幻化成縈繞在薄霧間高聳的山峰,讓人聯想起抽象表現主義的風格。由此,他的畫作成為東、西方藝術之間的一種對話。

張大千的不少重要作品都是在「八德園」中繪製完成的,「八德園」是他親手在巴西建起的一座純粹中國式園林,為的就是要找到故土的感覺。中式的宅第中居住著他一大家人,旁邊有他的畫室「大風堂」和波光粼粼的「五亭湖」。園中遍植柿樹和多種東方名花異卉,還養有一雙白鶴、一隻孔雀,擺放著上千盆景。張大千喜歡收羅奇石,作為山水畫的靈感,還特意為廢棄的毛筆修建「筆冢」。然而,大師當年最喜愛的還是那棵經過修剪、虬枝屈曲的「盤龍松」。

儘管不會說葡萄牙語,但張大千十分好客,無論是對他畫作的仰慕者,還是尋常的好奇者,畫家都盛情以待,先請人帶來客參觀花園,再落座相談。他還經常在八德園宴客,菜餚全由家裡的廚師烹製。

1970年,一來因為健康原因,二來聽說附近將建大壩淹沒園產,張大千決定離開巴西,赴美國加州定居。1973年,他重返巴西最後與八德園告別,不過直到二十世紀八十年代大壩才真正完成蓄水。

「八德園」命名由來據說與園中柿樹有關。唐朝段成式《酉陽雜俎》中說柿有七德:一長壽,二多陰,三無鳥巢,四無蟲,五霜葉可玩,六可娛嘉賓,七落葉肥大可供臨書,再加上張大千所說的:柿葉煎水可治胃病(一說可入畫),共八德,故將此園稱作「八德園」。

原文網址:https://kknews.cc/culture/zm3xnva.html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