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僑委會委員長毛松年 長留去思──回憶和毛公的八九事

0
198

宅厚仁心 領導卓越 重視僑務 力疾從公

袁頌安

  1972年民國61年,蔣經國先生出任行政院長,力邀毛松年先生擔任僑務委員會委員長。由於毛公表現優異,深得層峰信賴,擔任委員長之職12年,是僑委會委員長仼期最久的一位委員長。

  我是民國59年1970年,高信委員長任內,考取僑委會海外華文教師之職,被分派到祕魯擔任教職。由曾廣順委員長改派為駐祕魯代表處僑務祕書,在祕魯先後工作了三十一年,歷經了高信、毛松年、曾廣順、蔣孝嚴、祝基瀅、焦仁和 張富美等七位委員長。所以會裡的同仁開玩笑說:「頌安可是僑委會的七朝『袁』 老!」。 毛公,字濟滄,廣東番禺人,出生在1911年,2005年8月21日以高壽95,在美國休士頓逝世。毛公出身耕讀世家,參加第三屆全國高等文官考試,以優異等錄取,弱冠之年即出任廣東省地方財政局長。再仼廣東省財政廳廳長、廣東省銀行董事等職。在廣東省服務12年,歷經六仼省主席,當時毛公還不到40歲。據說毛公在出任台灣銀行總經理時,就是曾仼廣東省主席的宋子文先生,向經國先生推薦,因此被力邀出仼僑委會委員長的。

  在毛公領導的十數年間,我和僑委會諸多長官、同仁的感覺一樣,大家公認毛公是一位仁厚長者,卓越的領導人。我們大家向他老人家學習到很多,他確實是我們僑委會同仁公認是令人尊敬的一位大家長。和毛公傾談,聽他講述往事,分析事理,真如古人所說有「若飲純醇醪,不覺自醉」的效果。我把親自看到,或聆聽到毛公講述,印象深刻的往事,寫下來以示對他老人家的懷念!

  民國59年,我由僑委會分派至「祕魯中華三民聯校」任中文部主任之職。工作了一年,我國駐祕魯劉宗翰大使以「表現優異」函請僑委會為我記功嘉獎。毛公當時根本不認識我,除了特頒獎狀外,在我返國期間,還特別安排台灣電視公司訪問我。至今在Google網站上只要寫「袁頌安」三個字點下去,網上除了介紹我的生平及多篇文章外,1972年12月6日台視公司TTV訪問我的實況影片仍然保存隨時點放。

  民國70年,家嚴國祥公70壽誕,毛公在百忙中,特地參加壽宴。如此體貼重視部屬的長官,如何不令人感動尊重懷念呢?家父年老時,患了心血管疾病,毛公知悉後,特別囑咐用黑白背木耳煮湯服用⋯

  民國72年1983年,毛公由林宴文主秘等長官陪同,訪問祕魯僑社。瞭解祕魯和中共建交後,僑社分裂,很多僑團依附了被中共控制的「中華通惠總局」,進而想霸佔僑校的實際情況。毛公此行,也是要親自考察他交付我的三大任務:一、進行訴訟力保「中華三民聯校」不被左派親中共僑團、人士掌控。二、團結忠貞僑團退出「中華通惠總局」,另外組織「祕魯華僑總會」,全力擁護中華民國政府。三、盡力維護「中國國民黨駐祕魯總支部」,正常運作。這三大艱難仼務,毛公親自考察瞭解後,頗為滿意。此行毛公除了拜訪各重要僑團,舉辦座談會外,毛公對僑教工作十分重視,「中華三民聯校」、「孔夫子學校」都一一參訪。特別在僑領潘均榮老先生在「孔夫子學校」捐獻的第一棟大樓「均榮堂」前,和眾僑領及我國駐祕魯代表處官員合影紀念。「均榮堂」三個大字,是一年前我特別申報,請由毛公親書勒石製碑的。

  毛公訪問秘魯,隨行的林宴文兄隨身攜帶了一個筒狀之物,令人印象深刻,大家也十分好奇?原來毛公患有背痛的痼疾,旅店的席夢思軟床根本不能入睡,一定要加鋪上竹製硬席才能安眠。先賢力疾從公的精神,真令我們這些後生小輩欽佩,更自嘆不如。

  毛公至各地參加會議或拜訪僑社,隨行同仁每每利用機會趁機觀光,瞭解一下當地的風土人情。而毛公很少參加,大多是在旅館和僑領們交談,或是處理公務,絕不浪費時間。秘魯之行已近春節,毛公㩗帶了送贈各地僑團、僑領、僑胞由他親書印製好了的春聯。要我提供各僑團、僑領、重要僑胞近百人的大名,再由毛公親筆寫上,分贈大家。我在旅館由下午陪同毛公一直寫到深夜,才完成任務。僑胞們收到毛公親書的春聯,大家十分興奮,也至為珍惜。由此亦可見毛公對僑心的瞭解,用心的良苦。

  毛公對我們在海外從事僑務工作的同仁諄諄告誡:一、一定要忠於國家,誠心服務僑胞。二、不能貪污舞弊。三、不可亂搞男女關係。至於其他由於見仁見智的原因,而被人告狀、指責,都可以有所瞭解體諒⋯

  毛公口才辯捷,滿腹經綸,國語粵語運用自如。他説他的演講,看場合、看對象、尤其是聽眾的反應、當場的氣氛,無論是談僑務、國家政策、中華文化、世界大勢,可以半小時,也可以一、二小時,真令人佩服。

  毛公告訴我,他參加某次行政院院會,經國先生接受了某位要員的建議,決定把某些公營事業裁併,幾乎已經定案了。毛公以他的經濟長才,瞭解了全案後,期期以為不可,在院會中侃侃而談,力陳此案的不當。與會者大家瞭解,如此的大膽直諫,簡直是捋虎鬚。經國先生不停的以手搓臉,這是他不耐發怒前下意識的動作,大家都揑一把冷汗…,會後毛公心下也十分忐忑,心想這下可能要捲鋪蓋回老家了?不過久久沒有什麼動靜,一切正常。此案後來也沒有執行,不了了之。由此可見毛公過人的膽識,高明的見解,真有古大臣之風!

  廣欽老和尚,是我國佛教界有名的高僧。他在民國37年由泉卅來到台灣,創建了「承天禪寺」。在台灣弘法四十年,信眾萬千。老和尚常以水果維生,不吃熟食,故有「水果師」之稱。他常常入定 ,一入定就是七八天,不飮不食,在泉州還有伏虎的傳說。他在95歲往生極樂,火化後竟有彩色斑爛的舍利子上千。

  毛公菲律賓僑領好友,投資深海探油,多年一無所得,十分煩惱。毛公趁他返台之際,陪同老友到承天禪寺向廣欽老和尚請益。將探油海圖展示在老和尚腳下,請老和尚開釋⋯廣欽法師直説:「毋通!毋通!我那知?」,一邊以手杖在海圖上直戳。毛公說後來老友若有所悟,依老和尚在海圖上指戳處探油,居然探得了石油。毛公說:「不是我宣揚迷信,這件事是我親自的經歷⋯」。由這件事上,我們可以看到毛公服務僑胞,古道熱腸的長者之風。如此的長者,實在令人欽佩,懷念不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