孫運璿先生國士風範仰之彌高

0
32030

擔當 耿直 為所當為

周伯乃

  我是1977年秋隨陳奇祿博士到行政院,任政務委員室秘書。那年行政院院長還是蔣經國先生。

  1977年5月20日經國先生就任中華民國第六任總統,由孫運璿先生擔任行政院院長,而我仍然留任行政院陳奇祿先生的機要秘書,而兼任「中央日報」副刊編輯;一直到1981年夏,輔弼陳奇祿先生籌組「行政院文化建設委員會」(文化部的前身)。行政院文化建設委員會於民國70年11月11日上午11時正式成立,由孫院長親自主持創立。

  我亦跟隨陳奇祿先生至行政院文化建設委員會擔任其辦公室秘書。算來我在行政院時間將近五年之久。孫院長辦公室在二樓,我們政務委員室在三樓,與李政務委員國鼎先生的秘書李偉先生同室辦公。於是,將近五年中,見到孫院長的時候並不太多,但我想將我所見所知的事情,略抒數筆,以供讀者參考資料:

涓滴歸公 清廉自持

  其一,每星期四上午的行政院院會;在經國先生主政時代,大都是10:30-11:00結束;而孫院長主政以後,常常會到12:30-1:00左右結束。顯示他主持院會,多聽聽各部部長及幕僚的意見,最後將各位發言思考再三,不輕易結論。這是他謙虛接受各位的意見後,再作出理性的決定。就以當年李國鼎先生提出的「資訊策進會」的成立,都是經過深思熟慮後才決定的,由行政院編列5000萬預算;要李政務委員國鼎先生向民間企業籌集5000萬元,共一億元台幣創立資訊科技策進總會;而由菲律賓華僑鄭周敏先生提供台北市南京東路三段的「亞洲信託」大樓五樓作為辦公室。

  其二,行政院長每年都有許多外賓贈送禮物給院長,孫院長從來沒有帶回家,都是交給第七組組長李端玉先生集中保管;每半年拿出來分送行政院所有職工,無論多貴重的東西,如勞力士手錶、韓國高麗蔘等等,都會全部拿出來送給我們。這些禮物,他大可不必分給我們,而帶回家。清廉到如此地步,怎不令人敬佩!

  其三,有一年,他率團赴南非訪問,回來,送給我一對彫糜鹿,深為感動,千里迢迢帶回來,且能夠隨時想到部屬幕僚,這樣心細,怎麼不令人感佩!

唯才是用 人所不及

  最後,我想說一件事情,他有一次來行政院文化建設委員會主持會議,當着與會的部會長(行政院文化建設委員會設有委員會,成員有國防部長、經濟部長、內政部長及故宮博物院秦院長、文化界人士)説:「我知道文建會很多公務員都沒有銓敘部銓敘的公務員資格,但是只要是有資歷、有本事的人都可以用進出,沒有資格可以寄缺在事業單位,而全心全力將文化建設做好,就是為國家的公僕。也因此,當年行政院文化建設委員會用了好幾位文藝界人士及音樂、繪畫界專業人士。

  孫院長的擔當與耿直,令人感佩!尤其是他唯才是用的心態,我想是很多人不及之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