忠誠 謙和 一生清廉

0
78673

懷念從秘魯初識至今深交了50年的歐鴻鍊部長

袁頌安

  日前拜讀了簡漢生先生對歐鴻鍊部長「我的外交生涯」道白紀錄感觸的鴻文,至為欽佩感動!簡公和歐公有40餘年交往,對歐公為人處世忠誠、謙和,令人如沐春風的風範知之至深,把吾輩同樣的心聲表達無遺。

  我50年前至秘魯僑校─「秘魯中華三民聯校」任職,初識歐部長。我國駐秘魯大使館,是歐公初次外放的館處,他當時擔仼使館的三等秘書,由此開始和他結交,50年來,無論歐公擔仼外交部科長、副司長、代表、司長、大使、或次長、部長,始終是同樣的一位「歐鴻鍊」。和其他某些官僚不同,絕不因為官階的大小,就顯示不同的態度,讓人望之卻步。歐公一如往常保持他真誠、幽默、謙和、與人為善,考慮對方的立場和感受,凡事換位思考的一貫作風。所以他是我們很多友人一生認定了的摯友。

  我在1970年民國59年3月15日由台北出發,經過東京、舊金山,於3月19日清晨抵達秘魯首都利馬。十分意外的是除了眾多僑領外,我國駐秘魯劉宗翰大使也親自來接機,當時即感受到僑界對國家派出海外華文教師的重視,更感覺責任的重大。

  劉宗翰大使在外交部素有「劉聖人」的美譽。劉大使公忠體國、有為有守,而且智圓行方、口碑載道。我記得當年在革命實踐研究院研習,要寫一篇:《我最欽佩的人》,大多同學寫的是  國父孫中山先生、總統蔣公、文天祥、史可法…,我寫的就是我親身體驗追隨的─劉宗翰大使。早年我國公務人員待遇微薄,當劉大使由南非約翰尼斯堡總領事館奉調回部,而子女都在國外就學,學費生活費用都極昂貴,劉公只得向南非好友借貸。鴻鍊兄告訴我,數年來每個月都要為劉大使匯款到南非還債。而劉公在南非離任回部的時候,南非僑界依依不捨,更感念劉公的恩德,大家集資送贈一顆南非鑽石以為紀念。劉大使盛情難卻,但是劉公認為如此重禮不能私有,呈繳了外交部。後來臺灣發生了八七大水災,政府發行賑災彩券,即以此鑽石為頭獎。由此可見劉大使奉公守法,涓滴歸公的清廉作風,高尚的人格。歐部長和我都深受劉大使的影響,我們以劉公為做人處世的楷模。

歐部長是我婚禮總協調 總招待

  我在1970年3月到秘魯僑校仼職,第二年三月未婚妻詹秀蘭到利馬。當年3月31日我倆在我國駐秘魯大使館官邸舉行中式婚禮婚宴。我們是唯一曾在大使官邸,舉辦婚禮婚宴的夫妻。當時秘魯創刊於民國前一年的華文報紙─「民醒日報」及發行中南美洲的月刊「東方月報」,均作了大篇幅的報導。婚禮恭請劉大使福證,歐部長鴻鍊兄是總協調人,總招待。到如今我夫妻倆還常説嘴:「各位老友,我們婚禮婚宴,歐部長是總招待,你們那一位有我們的好福氣?」。

  初到利馬一年多時間,我和歐公趣味相投,理念相同,往來非常密切。曾經同飛往秘魯農業大省─汀哥瑪利亞,訪視慰問我國派駐在該省的農耕技術團;同至亞馬遜河流域拜訪僑社,同遊亞馬遜河。還為華裔呂漢雄兄攜帶他們經營的可口可樂工廠的緊急配料;共同教授秘魯華僑婦女會會員華語華文─可惜的是好景不常,外交部急需為總統 蔣公安排一位接見外賓的西班牙語的口譯人員,結果選中了精通中西英語文的鴻鍊兄出任該職。我和歐公在秘魯相交雖然只有短短的一年多時日,卻成了到如今已有50年情誼,一輩子的摯友。

  在此50年間,退休後的最近五年和歐公伉儷往來更為密切,以往40多年由於兩個人工作領域不同,相會晤聚的時間並不多。但是始終聯繫不斷,我常笑語歐夫人劉之媛嫂:「妳和歐公相知結縭四十八九年,我還比妳早兩年認識他」。

  猶記得僑委會為了宣慰中南美洲僑胞,宣揚中華文化,鞏固邦誼,在民國80年2月,由當年國立復興劇藝實驗學校師生組成「中華青少年民俗技藝訪問團」,訪問中南美洲各國。由劇校王敬先校長擔任團長,由我擔任領隊,率領一行40人先後訪問了:宏都拉斯、哥斯達黎加、瓜地馬拉、巴拿馬、秘魯、阿根廷、巴拉圭、巴西等9國,13個城市,為期34天,演出了14場。在宏都拉斯演出後,宏國第一夫人諾瑪.嘉耶哈斯,2月18日在宏國各報紙刊登全版啓事,感謝藝訪團演出,還幫助總統夫人主持的全國社會福利委員會,籌募基金。在亞松森的演出,只能容納3千觀衆的體育館擠進了4千多人。在一個半小時的演出,從頭到尾掌聲不斷。據中央社 冼立國特派員的報導,演出前15分鐘,巴拉圭總統羅德里格斯,帶著他多位部長和他的外孫就進場入座了 ⋯

在瓜國政通人和 聲望極高

  此行9國13個城市的行程,最令我們全體團員感激自豪的就是在歐公出任大使的瓜地馬拉的演出。由於我和歐公、之媛嫂多年不見,此行可以相聚,真有點喜出望外。歐公在瓜國政通人和,聲望極高,友人眾多,演出時歐公伉儷陪同觀賞的政要名流,不僅僅是瓜國總統、副總統夫婦,全體閣員、國會議長、副議長衆多議員夫婦幾乎都出席了,連當時在瓜國訪問的哥斯達黎加的副總統也蒞臨觀賞。在瓜國演出的門票收入數萬美元,悉數捐給了總統夫人的慈善基金會,總統夫人還親自設宴款待全體團員。我們全團人員對歐公伉儷的熱情接待,妥善的照顧,由衷的感激!

  當年和藝訪團全體團員30多天的互動,相當融洽親密。王敬先校長特別介紹我收了兩個乾女兒─張文美、單姵瑛。文美、姵瑛當年只有16、7歲,如今已經為人妻為人母了。我和秀蘭的兩個兒子、兒媳、孫子女都住在國外,雖然不時返國省親,或是我們前往探視,平時在台灣反而是乾女兒文美夫婦、乾兒子向榮、曉青大柔姊弟,在台灣對我們二老時加問候關懷,我倆心存感激,很是安慰。

  2012年夏天,我和秀蘭探視住在瑞典隆德市的長子以定夫婦及孫子女。鴻鍊兄嫂適逢40週年婚慶,他倆孝順的四個子女欣儀、婉儀、宇凡、偉凡,安排二老乘意大利郵輪作為期兩週的旅遊,以資慶賀。途中經過哥本哈根港,婉拒了其他友人的接待,由以定駕車帶我倆和睿敏孫女為代表,跨過瑞典─丹麥的跨海大橋,把歐公、之媛嫂接到隆德家中晤聚了8個小時。

  2013年2月9日(農曆新年除夕)小兒子以尚和芳樂在秘魯利馬結婚,鴻鍊兄嫂也特地到秘魯舊地重遊,參加婚禮。2018年12月歐公80大壽,兒孫們齊聚馬尼拉婉儀夫婦住處舉行盛大壽慶活動,我們好友夫婦十數人,組織了一個祝壽團,秘密赴菲律賓,製造了一次驚喜大慶壽…,由此可見我們和歐府通家之好,深厚的情誼。

為國辛勞一生清廉

  歐公為國辛勞一生清廉,所有薪資幾乎都花在四個子女在國外的教育及生活費用上。到了年老退休,連賴以生活的退休養老金18%,都被剝奪了。歐公和之媛嫂並無恆產,連在林口大未社區所住的公寓,還是孝順女兒婉儀夫婦所購置的。

  我們一批始終和歐公時相往還的好友,大家相約慢慢地,都追隨歐公,搬到遠雄建設林口未來之丘…等社區,我們住在附近的友人,號稱「林口好厝邊」。和歐公以及好友們同住、同遊、同吃、同唱、同打牌、同運動,過著我們自由自在,自得其樂的退休生活。我常説:「天下興亡後生事,吾責已盡心坦然…」,外界風雨令人憂心,更令人無奈,我們只能逍遙自得地過著我們的退休生活。

歐鴻鍊部長參加會議時致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