僑聯總會主辦 海外華校學生繪畫.徵文比賽優勝作品展

0
540
僑聯總會主辦
海外華校學生繪畫.徵文比賽優勝作品展
繪畫比賽
(6至9歲組)
金牌獎 林廷軒(馬來西亞培正國民型華文小學)
銀牌獎 後滕愛實(馬來西亞檳城日本學校)
銀牌獎 黃詩蓉(菲律賓中正學院小學部)
初中組 銀牌獎
葉蓬玲(馬來西亞居鑾中華中學)
讓人懷念的這兩年
記憶隨著風在拚命回轉,幻燈式地映放著一幕幕的,這兩年。一幅幅叫做〝曾經〞的畫展開、揮發,在眼底渙散。月台將它們送走,推動著該前進的人生。
列車已發達到不再發出刺耳的轟隆聲,能任我思緒飛揚,抵達兩年前的春天。從國小到初中,一個小孩到〝小大人〞的精采轉捩。那天,是初中一開課的第一天。一身純白的校服明確地告訴自己將踩上人們常說那瘋狂般的〝青春期〞。帶著莫名的興奮趕到了學校,所有的一切好似都在跳躍。
深深地吸了一口新的空氣,全新的世界在眼簾內盡收。教室就在傳說中老鳳凰木前的第一排。後方是一大片的花圃,隔開了初一與初二教室的界限。幾棵歪斜的椰子樹居高臨下地將午後的烈陽割成一塊塊舖在地上。茂盛的花樹在教室前後綻放,偶爾上課時的晃神,便是幻想自己成了那穿梭於花圃間、草地上的雀兒了。
依稀記得,初一那年的天空總灰濛濛的,是我最愛的、不下雨的陰天。作為全校最悠閒的年級,中午放學後的我常往樂團團室裡跑。就這樣,樂團活動充斥了我初一生涯的大部份。本就喜愛音樂的我,從一開始只抱著琴猛練的小妹妹到成天下課後就到團室裡和學長姐哈拉的活躍團員。然而,我們將在快樂時隱隱失去些什麼。
與同齡朋友相比,我對班上的大小事物的了解少之又少。至今,能憶起的也只是偶爾那門檻後的驚鴻一瞥。當然,還有早已烙進骨子裡的背影。
晨時微暖的陽光芬芳了花朵,我習慣性地與三兩知己來回踱步於教室前的長廊,時而絮語不斷,或只是靜靜地走著,踩著腳下的落葉,各自發著年少輕狂的夢。而我,有那麼一陣子,是在等待。等待他的身影出現的那一刻。許久過後,眸子裡,還留存著烙下的印記、蕩漾。
光陰如水,被我一勺勺地喝下,除去一場樂團盛大的演奏會、畢業歡送會,時光的年輪隨即轉到了年終的畢業禮。而告別我們的,還有那一整排,鳥語花香的教室。
倒下了。無聲無息地。
畢業禮後不久,那排孕育出無數學子的教室卸下背了幾十年的重擔,倒下了。配合時代的發展,三年後取代它的是一幢高達六層的教學樓。各團體團康活動的回憶,早晨每每徘徊的那道長廊,多少次獨自賞花的回憶,從此真的成了回憶。
一個年頭,不多不少地將初時的新鮮感磨去了一半。許多熱忱悄悄地都蒸發了。像在一個瓶子裡,而我正往瓶頸的地方爬去,欲窺視瓶外也許遼闊的天空。
難道,生命確確實實得同詩般地來場創造性的破壞才能算完整?當我正用力地尋求突破時,卻莫明地遭到了一記當頭棒喝。
完成初二課程後,我將隨著家人舉家搬離這住了十幾載的老地方。日子像計時炸彈般倒數,只是,爆發的是夜裡一枕頭的淚。之後,餘下的就只剩再怎麼使力也套不緊的時光。
而今,一切已深深地淹沒在心頭裡的黑洞,將空虛填滿。回憶這東西像陳酒,縱使我已在通往初中畢業班的列車上,可是當若干年後,偶然例行青春期的多愁善感,它也能藉著淚水,回甘。
小學組 銀牌獎
洪煌英(菲律賓中正學院小學部)
生日禮物
生日年年過,禮物年年收。我非常慶幸生活在一個幸福的家庭,每逢我生日那天,爺爺、奶奶、爸爸、媽媽都會給我準備小禮物,讓我度過一次又一次歡樂的生日,而隨著年齡的增長,我的珍藏品也越來越多了。
在眾多的生日禮物中,最讓我倍感珍貴的是一個小鬧鐘。那是我八歲生日時爺爺送給我的。收到這份禮物時,我心裡充滿了問號,為什麼不是送好玩的玩具呢?為什麼不送我可愛的洋娃娃呢?為什麼……?直到媽媽耐心地解釋給我聽,
我才恍然大悟。原來爺爺送這份禮物的用意是希望我能愛惜光陰,遵守作息時間,養成良好的生活習慣。漸漸地,我不再討厭這個小鬧鐘,反而越來越喜歡它了。
小鬧鐘的外形是一個塑膠製成的小熊貓,身穿白色的外衣,顯得十分肥胖。腦袋圓滾滾的,像個雪球一樣,頸上還繫著一個如紳士般的鮮豔蝴蝶結。它黑色的雙眼,大而有神,好像時時刻刻都在注意著我。它的樣子既傻又呆,但卻不乏可愛。
小鬧鐘每天都會像嚴師一樣催促我這懶蟲起床,每當我還想把頭蒙在被窩裡再睡一會兒時,那急促刺耳的響聲「鈴……鈴……」,彷彿重重地敲在我頭上,提醒我時間易逝,一去不再回來,要趕緊把握,我便會立刻甩開睡意,揉揉惺忪的睡眼起床了。
禮物的價值,不在它值多少錢,而是含有多少意義,所謂「禮輕情意重」。禮物代表著濃濃的關愛,爺爺這份禮物,我覺得比什麼都珍貴,因為它讓我明白了一個道理:「一寸光陰一寸金,寸金難買寸光陰」。我們應該抓緊時間,不浪費一分一秒,養成守時的好習慣。現在,小鬧鐘已成為我生活的一部分了,它是我朝夕相處的好夥伴,也將陪伴著我走在漫漫的成長之路。

繪畫比賽(6至9歲組)

金牌獎 林廷軒(馬來西亞培正國民型華文小學)

銀牌獎 後滕愛實(馬來西亞檳城日本學校)

銀牌獎 黃詩蓉(菲律賓中正學院小學部)

初中組 銀牌獎

葉蓬玲(馬來西亞居鑾中華中學)

讓人懷念的這兩年

記憶隨著風在拚命回轉,幻燈式地映放著一幕幕的,這兩年。一幅幅叫做〝曾經〞的畫展開、揮發,在眼底渙散。月台將它們送走,推動著該前進的人生。

列車已發達到不再發出刺耳的轟隆聲,能任我思緒飛揚,抵達兩年前的春天。從國小到初中,一個小孩到〝小大人〞的精采轉捩。那天,是初中一開課的第一天。一身純白的校服明確地告訴自己將踩上人們常說那瘋狂般的〝青春期〞。帶著莫名的興奮趕到了學校,所有的一切好似都在跳躍。

深深地吸了一口新的空氣,全新的世界在眼簾內盡收。教室就在傳說中老鳳凰木前的第一排。後方是一大片的花圃,隔開了初一與初二教室的界限。幾棵歪斜的椰子樹居高臨下地將午後的烈陽割成一塊塊舖在地上。茂盛的花樹在教室前後綻放,偶爾上課時的晃神,便是幻想自己成了那穿梭於花圃間、草地上的雀兒了。

依稀記得,初一那年的天空總灰濛濛的,是我最愛的、不下雨的陰天。作為全校最悠閒的年級,中午放學後的我常往樂團團室裡跑。就這樣,樂團活動充斥了我初一生涯的大部份。本就喜愛音樂的我,從一開始只抱著琴猛練的小妹妹到成天下課後就到團室裡和學長姐哈拉的活躍團員。然而,我們將在快樂時隱隱失去些什麼。

與同齡朋友相比,我對班上的大小事物的了解少之又少。至今,能憶起的也只是偶爾那門檻後的驚鴻一瞥。當然,還有早已烙進骨子裡的背影。

晨時微暖的陽光芬芳了花朵,我習慣性地與三兩知己來回踱步於教室前的長廊,時而絮語不斷,或只是靜靜地走著,踩著腳下的落葉,各自發著年少輕狂的夢。而我,有那麼一陣子,是在等待。等待他的身影出現的那一刻。許久過後,眸子裡,還留存著烙下的印記、蕩漾。

光陰如水,被我一勺勺地喝下,除去一場樂團盛大的演奏會、畢業歡送會,時光的年輪隨即轉到了年終的畢業禮。而告別我們的,還有那一整排,鳥語花香的教室。

倒下了。無聲無息地。

畢業禮後不久,那排孕育出無數學子的教室卸下背了幾十年的重擔,倒下了。配合時代的發展,三年後取代它的是一幢高達六層的教學樓。各團體團康活動的回憶,早晨每每徘徊的那道長廊,多少次獨自賞花的回憶,從此真的成了回憶。

一個年頭,不多不少地將初時的新鮮感磨去了一半。許多熱忱悄悄地都蒸發了。像在一個瓶子裡,而我正往瓶頸的地方爬去,欲窺視瓶外也許遼闊的天空。

難道,生命確確實實得同詩般地來場創造性的破壞才能算完整?當我正用力地尋求突破時,卻莫明地遭到了一記當頭棒喝。

完成初二課程後,我將隨著家人舉家搬離這住了十幾載的老地方。日子像計時炸彈般倒數,只是,爆發的是夜裡一枕頭的淚。之後,餘下的就只剩再怎麼使力也套不緊的時光。

而今,一切已深深地淹沒在心頭裡的黑洞,將空虛填滿。回憶這東西像陳酒,縱使我已在通往初中畢業班的列車上,可是當若干年後,偶然例行青春期的多愁善感,它也能藉著淚水,回甘。

小學組 銀牌獎

洪煌英(菲律賓中正學院小學部)

生日禮物

生日年年過,禮物年年收。我非常慶幸生活在一個幸福的家庭,每逢我生日那天,爺爺、奶奶、爸爸、媽媽都會給我準備小禮物,讓我度過一次又一次歡樂的生日,而隨著年齡的增長,我的珍藏品也越來越多了。

在眾多的生日禮物中,最讓我倍感珍貴的是一個小鬧鐘。那是我八歲生日時爺爺送給我的。收到這份禮物時,我心裡充滿了問號,為什麼不是送好玩的玩具呢?為什麼不送我可愛的洋娃娃呢?為什麼……?直到媽媽耐心地解釋給我聽,

我才恍然大悟。原來爺爺送這份禮物的用意是希望我能愛惜光陰,遵守作息時間,養成良好的生活習慣。漸漸地,我不再討厭這個小鬧鐘,反而越來越喜歡它了。

小鬧鐘的外形是一個塑膠製成的小熊貓,身穿白色的外衣,顯得十分肥胖。腦袋圓滾滾的,像個雪球一樣,頸上還繫著一個如紳士般的鮮豔蝴蝶結。它黑色的雙眼,大而有神,好像時時刻刻都在注意著我。它的樣子既傻又呆,但卻不乏可愛。

小鬧鐘每天都會像嚴師一樣催促我這懶蟲起床,每當我還想把頭蒙在被窩裡再睡一會兒時,那急促刺耳的響聲「鈴……鈴……」,彷彿重重地敲在我頭上,提醒我時間易逝,一去不再回來,要趕緊把握,我便會立刻甩開睡意,揉揉惺忪的睡眼起床了。

禮物的價值,不在它值多少錢,而是含有多少意義,所謂「禮輕情意重」。禮物代表著濃濃的關愛,爺爺這份禮物,我覺得比什麼都珍貴,因為它讓我明白了一個道理:「一寸光陰一寸金,寸金難買寸光陰」。我們應該抓緊時間,不浪費一分一秒,養成守時的好習慣。現在,小鬧鐘已成為我生活的一部分了,它是我朝夕相處的好夥伴,也將陪伴著我走在漫漫的成長之路。